乡村音乐味,Changhe小车

近期,汽车行业。关于北汽从其最大的竞争对手长安集团虎口夺食,准备兼并昌河的消息已基本上尘埃落定。很显然,相比徐和宜的“大战略”“大胸怀”,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思维的狭隘。
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,如果北汽是李书福的,他还会兼并昌河?
“具有中国特色“的兼并!
在笔者脑袋中,一个企业收购另外一个企业,必定要有利可图。譬如你看中了这个行业前景,可以通过兼并一家企业来做试水;譬如你看中人家的某个行业技术,收购下来,来补充自己的不足。还记得当初“奔驰”和“克莱斯勒”联姻的时候,多么风光,曾被媒介捧举成“汽车帝国”的联姻最终却是黯然收场,落下了许多债务问题!
当然,李书福收购沃尔沃是一个非常大的冒险举动。但是对一个野心横溢的企业家来说,这也是值得一试的举动。毕竟沃尔沃带给吉利的不单单是品牌提升,更重要的是技术平台的分享。何况当时出手的李书福更是“抄底“,拿过来很快就升值了!包括前期收购澳大利亚DSI公司,更是看中了其核心技术。
很显然,虽然李书福是汽车疯子,但是好像其投资的方向并不让人费解,到是北汽这样的领导才让自己总觉得自己是个火星人的样子。
首先,当前中国微车市场已经趋于饱和,微车呈现负增长的态势。无论是业界排名第一的上汽通用五菱还是其它微车企业,都在着手进行着“商转乘”的战略调整,入手昌河并不能帮助实现高额盈利(若能盈利,昌河不自己干?)
其次,原本昌河依托铃木的产品线,还能支撑“过日子”。但是随着铃木的战略变化,日本铃木的天平显然倾向于长安,而在昌河铃木,日方正在逐渐淡出管理层。失去铃木产品支持,北汽兼并昌河究竟是“学雷锋“之举还是有利可谋?另外,北汽又有能力向昌河进行技术的输送?
同时,昌河“自我保护”意识很浓。希望保留在采购、销售甚至研发方等方面自主权的同时,长安只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。很显然,2012年1月昌河工人罢工,虽说昌河和长安各说一词,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,在面临绝境的昌河并不见得是一个“看得清形势”的主。江西省政府对于昌河的“过度保护”以及昌河汽车的“独立意识”,都将为北汽整合昌河带来重重阻力。
面对这样的局面,北汽兼并昌河图个啥? “大战略”抑或“形象工程”?
相比民企,国企虽然没有在自主产品上取得骄人成绩,但是在划疆辟土上可谓是动作频频,从广汽、长安再到北汽,国内车企的兼并之风“你方唱罢我登场”。而今年,北汽“表现”可谓扎眼,不断进行收购和兼并重组,先后收购了萨博核心技术,与重庆银翔合作建立西南基地,重组广州宝龙建立华南基地,加上湖南株洲基地和河北黄骅基地,刚刚兼并完“镇江汽车”之后,就马上传出收购“昌河”的消息。
若说,受国内体制之限,兼并镇江汽车对北汽来说还有诸多优势。一来是看中起地理位置,二来是看中其“1-6”序列的许可证,三是大厂兼并小厂,话语权、投入费用等等都比较容易,从商业角度来看,北汽兼并镇江还是有些许道理。但是,兼并昌河又意欲何为?
当然,这绝对是一个私企无法理解的话题!
从徐和谊的大胸怀来看,拿下昌河无非是一个全国国布局,这样北汽在全国国都有据点。这为以后北汽的发展打好了坚实的基础。
但是目前,若按次大战略来计算,北汽集团自主品牌的规划产能已经达到140万辆,但与之相对的是,2012年北汽自主品牌的产销量为6.6万辆。或许北汽战略布局本身没有问题,但是北汽目前并没有支撑140万辆销量的订单。北汽在新建生产基地的投资已经达到了数百亿元,有变成低效或者无效产能风险的可能。
何况,北汽兼并的还是气息并未死去,还有“骨气”在的江西昌河。
因此,徐和谊玩的究竟是大战略,还是形象工程?
北汽收购昌河,无论从名从利还是从未来宏图,都没有利好的消息,为何仍如此执着,如此信心满满?或许只有一个解释:国资委鼓励“兼并重组“鼓励”四大汽车集团“,只要摘到”四大“的帽子,无论仕途还是集团的未来,都会因为受到特殊照顾的政策而得益。
2012年,北汽产销量为170.1万辆,产销量排名第五位,落后于上汽、东风、一汽和长安。在“十二五”期间,徐和谊为北汽集团定下的目标是“保五争四”,争取进入中国四大汽车集团的行列。目前为止北汽距离这个目标尚远,去年,北汽产销量落后于排名第四的长安集团20多万辆。
“好嘛,昌河2012年的销量恰好是13万量左右,若单从数字上来看,只要从长安手中抢到了“昌河”,北汽似乎就可以坐上了“第四把交易”。用一句时髦的话来说:“北汽扩充产能实际上也是布局未来,产能先行的战略下,要想赶超长安集团,必须在布局和产能上超越对方。”
但是,不凑巧的是,今年开始,在协调好马自达和福特之间的关系之后,长安福特开始发力,福特福克斯、翼虎热度不减,助力长安福特前9个月的销量同比增长67.2%,达到46.84万辆。全新增量来自于长安雪铁龙,这也是长安收购哈飞和昌河之后最大的收获。随着法国“女神”苏菲玛索的高调代言,雪铁龙高端品牌DS全面进入中国,PSA为这家新合资企业制定的销售目标是到2015年,DS将占中国市场的3%,并贡献20万辆的销量。
看来北汽是否又要要把长安福特收购到旗下? 政府的不作为与乱作为
虽然汽车行业还没有钢铁、水泥、电解铝、平板玻璃、船舶等行业这般产能过剩,但可以从现在各大厂家不断的“建店圈地“的速度来看,汽车行业也即将进入”恶斗“的阶段。当然,政府对汽车行业的“产能过剩”是有足够的预期的,但是面对汽车产能过剩,政府应该做些什么,不应该做些什么?政府的终极目标又是否会被下面的企业将经念反了?
当初,网络刚刚兴起的时候,不下数万家企业在做“门户网站“,至今还记得21cn、tom、163、3721这些牛逼的企业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仅仅用了“十年余”的时间,就基本上“新浪”“腾讯”“搜狐”撑起了整个江山。当初,数万家企业在做O2O,但最终只有一个“阿里巴巴”活得很好。如今,电商又是一个炙热的行业,但最终又会有谁能存活下来?
从一个正常的商业角度来看,企业之间有竞争是正常的,现在哪个小微企业不是充满了竞争?只有激烈的竞争市场才能将那些懒惰的,或者实力不行的人挤出市场,重新建立市场秩序。“弱肉强食”本是商业的竞争基础。但是,为何中国汽车行业叫了近“三十年”的做大做强的口号,而我们所谓的“大企业”却依旧在“耐得住寂寞”,在许多民众期待的点上没有一点值得喝彩的地方?
很显然,新浪、阿里巴巴、京东应该感谢没有国企的争夺,不然,估计目前在电子行业估计是形成不了“强企”。
或许国家提出“四大四小“的概念是没有错的,或许国家提出”打造百万级别集团“的概念也不是错的。毕竟随着市场的竞争,只有一些大规模的企业才能抵抗”市场风险“,才能算得上”国际企业“。但是,错就做在,国家太爱自己的企业了。
一有风吹草动就救市,一有销量不好的问题就强制让自己管辖范围的企业购买,和今天央视暴光的湖北村干部卖“烟酒”一样,为了一个面子工程,为了一面“红旗”,根本没有计算过花费的成本,根本没有进行过市场调查分析,定位。就砸大把钱下去克隆,从早期的“奥迪”“福特”到现在的“丰田”,红旗真知道自己的市场群体么?
国家推行了“四大四小”,但是却鼓励兼并和收购,并没有鼓励国企退市。
因此,作为国企,收购国企,正印了主管部门的“欢心“,只要收购国企,一路开绿灯,若要想再扩展,想新建据点,那就异常困难。对于兼并完了,是否有利可图,是否能够融洽,是否能整合好,这些都已经不是政府主管部门操心的事了。
这也造就了目前中国市场的独有现象,有些企业已经人散楼空,但是就是还有一纸凭证,这个凭证有时候能够抵得上一张地契,或许就能让企业起死回生。而许多想进入行业的人,不得不为了这一张纸,忍气吞声。镇江汽车则是很好例证。
呵护出来的孩子自然抵抗力很差,自然这些孩子看到的不是消费者,而是自己的父母官,因为他们才会保护自己!
若是换成李书福,您让他花50亿研发个新产品试试?
若按此思维,顿时明白了,徐先生不愧是高人!当初,上汽、南汽的MG之争,让英国人看到了中国傻冒,乐得自收渔翁之利。红旗目前还象被“熊猫”一样家养着,所以仍在“耐得住寂寞中”。所以,也明白了,为何房价调控会越调控越高。
但是,这种奇葩的做法,何时才能是个头?

尽管昌河的年产销量仅为10万辆左右,但对北汽而言,重组昌河的意义远远超过了销量增长的本身。
今年,在公开场合一向谨言慎行的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一反常态,在完成对镇江汽车的重组之后,徐和谊再次暗示,另外一家计划重组的企业位于江西、是一家国企,剑锋直指昌河汽车。
今年7月,在江西省委十三届七次全体会议上,江西省省长鹿心社表示“鼓励昌河汽车等企业兼并重组”。目前,对于北汽有意重组昌河的消息得到了北汽内部人士的默认,该人士表示“不久后将会正式宣布具体情况”,但拒绝透露更多细节。
对北汽而言,从其最大的竞争对手长安集团虎口夺食,是一件一箭双雕的快事。
兼并昌河
3年前,长安集团兼并昌河,但对昌河的重组计划一直不够顺遂,昌河汽车曾通过停工的极端手段以示对长安集团的不满,双方剑拔弩张,合作关系难以维系。随后,江西省政府出面与长安集团沟通,就昌河汽车独立发展达成一致意见。知情人士透露,目前正在履行昌河独立的审批流程。昌河汽车可能将位于合肥的生产基地出让给长安作为条件实现独立,未来,北汽重组的昌河汽车将拥有两大基地,分别位于景德镇和九江。
2009年,昌河汽车与哈飞汽车一起,被母公司中航工业划归给长安汽车,成为长安集团麾下的两大子公司,但长安集团入主并未给昌河汽车注入生机。
2011年,昌河汽车销量大幅下挫至12万辆,跌幅达到33.3%。2012年,昌河汽车的销量再次下跌。造成昌河产销量持续下跌的主要原因是产品线过短。除了微车之外,昌河只有昌河铃木旗下有派喜、利亚纳两款乘用车型,售价均在10万元以下。长安集团近年新车不断,且主要价格区间依旧是10万元以下。双方产品所处的市场区间过于重叠导致长安集团舍卒保车,不愿意为昌河汽车提供车型支持。
“导致双方合作破裂的导火索是生产资质,长安意欲将昌河的乘用车生产资质转移到长安马自达,这对昌河来说是难以接受的。”知名汽车评论员张志勇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。
据上述人士介绍,随后,昌河汽车员工进行了停工以示对长安集团的抗议。复工之后,昌河汽车拒绝接受长安集团的指令,采取了不合作的态度,长安集团对此一筹莫展。
北汽集团的介入打破僵局。北汽目前是国内第五大汽车企业,徐和谊近年来大开大合,建设了东部镇江、西部重庆、南部广州、北部河北、中部株洲的五大基地并且完善了北汽的产品线,此前,北汽在自主品牌方面基本处于空白状态,徐和谊接手北汽集团的数年间,北汽已经完成了在商用车、乘用车和微车领域的战略布局,呈现出风生水起的新景象。北汽的崛起和对昌河汽车的浓厚兴趣为昌河汽车重生带来了新机遇。
“今年年内,北汽重组昌河将尘埃落定,”北汽内部人士透露,“这将是一次双赢的合作。”
一箭双雕 北汽重组昌河的战略意图不难解读。
“十二五”期间,北汽的战略目标是“保五争四”,超越目前排名第四的长安集团成为中国第四大汽车集团。2012年,长安集团产销量为195.6万辆,北汽集团的产销量为170.3万辆。双方的差距仍旧超过25万辆。
在收购昌河之后,双方的竞争态势将出现巨大转变。以2011年昌河汽车年产销12万辆计,一方面,长安集团将丧失昌河汽车贡献的12万辆销量,另一方面,北汽将把昌河的销量纳入自己的财务报表。此消彼长,长安集团与北汽集团的差距将变得微乎其微,北汽距离“保五争四”的目标只有一线之隔。
此外,昌河汽车对北汽的意义还体现在弥补产品线不足。目前,虽然北汽推出了自己的微车品牌威旺,但威旺品牌的后续产品跟进力不从心,昌河在微车领域的实力将弥补威旺的缺陷。
对昌河而言,北汽集团也是一个比长安集团更好的靠山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此前,由于股权混乱,北汽福田也曾多次与北汽爆出矛盾。徐和谊担任北汽集团董事长后,通过增持股份等一系列措施实现对北汽福田的完全控股,对一手创立北汽福田的王金玉采取怀柔政策,重点对企业战略进行指导,不过多介入企业经营管理,这种管理方式促进了北汽福田与北汽集团关系的不断改善,业绩也实现了连年增长。
“怀柔显然是比高压更适合处理集团和子公司关系的方法,徐和谊的管理能力将为北汽入主昌河之后的前景加分。”麦威咨询公司总经理程文兵表示,“北汽重组福田最大的问题是企业文化的融合,这是导致长安重组昌河失败的原因,是徐和谊目前最大的挑战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